一首古诗词:迁移公告 原创 随笔

洛桑辰尧 10天前 39

距离最后一次推送文章已经有半年多了,很多人会想:这个公众号还会更新吗?什么时候更新?当我们准备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发现有点复杂。于是,不得不整理了这篇又臭又长的文章。
考虑到大家的时间都是宝贵的,我也就不卖关子了,直接告诉大家答案:我们会在一个月之内会更新,而且是以全新的面貌。
如果你看完以上几句话,你发现还有点时间,可以往下看完这篇文章,了解一下事情来龙去脉的,顺便了解一下“一首古诗词”的“前生后世”。

缘起
2015年2月,辰尧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每天背诵一首古诗词。与此同时,为了督促自己,他会把当天要背诵的诗词发到朋友圈里。这时,原来身边有很多人跟他一样对诗词有着懵懂的兴趣。于是,一个想法便应运而生:创立一个公众号,与大家一起学习诗词。
2015年5月4日,这个想法被付诸实践:“一首古诗词”推送了第一篇文章——苏轼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听声》。

初心
可能很多人已经发现,5月4日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日子?
首先,主要是由于因缘巧合。这主要是指:产生这个想法是在4月,所以,被付诸实践是在这之后的1-2个月里也就顺理成章了。
其次,也有刻意而为的成份。这主要是指:在已经“巧合”的时间(4、5、6月)里,我们选择了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青年节。
说这些的目的是想告诉大家:我们并不迷信于某个日期,但是,如果某个日期能够便于记忆还能符合我们初心的,我们是愿意把这个日期做为公众号的“生日”的。
换句话说:如果产生这个想法是在6、7、8月,我不可能为了这个特殊的日子,非要等到来年5月4日再推送文章。毕竟,我们不是宿命论者。

那么,为什么选择五四,而不是清明、五一或端午?尤其是端午节,难道不更加符合诗词文化主题吗?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苏轼《望江南·超然台作》


这是笔者非常喜欢苏轼的一首词,尤其是那句“诗词趁年华”,每次看到或听到,都有一种“青春烂漫、朝气蓬勃、心潮澎湃”按捺不住想做点什么的感觉,接着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五四”精神:勇敢、担当、积极、探索(这里说的是“五四”精神,而不是“五四”青年)。
这就是我们的初心:我们希望对诗词传播做一些新探索和尝试。


那么,既然是“新”,是不是我们就“休对故人思故国”,否定了诗词,或者要挑战诗词的权威呢?
答案:肯定不是!再强调一下,我们探索和尝试的是诗词“传播”(即诗词和相关知识的普及),并不是诗词“本身”。我们认为:对诗词的研究是一门很专业的学问,我们目前尚不具备这种能力。
我们的目的是:做一个平民级的诗词社区,希望更多的人了解诗词,让诗词进入日常生活。
比如:如何更快地背诵诗词?比如:知道经典诗句是什么意思?比如:在某些场合引用什么诗句能够合适地表达自己的心情?比如:在引用诗词时,如何避免发错音和写错字?比如:了解哪些与诗词有关的轶闻趣事。等等!在此基础上,我们会考虑进行一些稍微高端的探索,比如:格律知识的普及、简单的诗词创作。


不妨化用一下苏轼的词:
须对今人述故事,更将新火试老茶。诗酒趁年华。

做什么?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未来要做的事,我们初心不改。开门见山地说:
我们要做一个“好玩”的诗词社区。

为什么要好玩?
这与我们的初心有关,因为我们不想把大家对诗词的“好感”扼杀在萌芽状态。毕竟除了少数奇才,多数人在多数情况下,对诗词的接触都是从小时候被父母和老师“逼”着背诵开始的。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产生厌恶,甚至还有可能把这种厌恶转嫁给诗词本身。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我们不能让诗词成为一种负担。所以,我们的目的是首先让大家觉得诗词是有趣的(至少不反感),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做得“好玩”。我们甚至想让哪些对诗词已经产生“厌恶”情绪的人,重新找回对诗词的好感。

怎么好玩?
有人会问,近几年不管是专业级还是入门级,最近传统文化类节目、活动及自媒体,可以说是如火如荼、层出不穷,你们凭什么立足?

凭心而论,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考验。因为就目前而言,我们并没有请到任何一个知名教授、网红大伽、资深专家为我们镇站。包括我们的团队成员对诗词的理解,也还只停留在爱好上。我们所拥有的唯一一笔财富就是公众号上的几千粉丝,单就数量级而言,与那些几十万、几百级自媒体相比:我们实在是弱爆了。
但是换个角度想:至少我们还有拥有数千粉丝,不是一无所有。更何况我们的团队成员和粉丝一样,有一颗爱“诗词”心。这对于我们来说,已经足够了。不要忘记我们的目的:做一个平民级的诗词社区。所以,我们并不担心如何立足,我们只想把我们应该做的做好。


扯得有点远,还是归正题。我们认为要想好玩,应该形成一个开放而闭环的生态社区。听起来有点冲突,下面我们来解释一下。

开放的内容:
现实生活中的社区,围绕个人生活应有尽有:想买东西了,这里有便利店;想吃饭了,这里有小餐厅或饭馆;想玩游戏了,这里有网吧;头发长了,这里有理发店;想运动了,这里有运动场;想休闲了,这里有酒吧、咖啡厅;想逛街了,这里有个商业综合体;生病了,这里有医院;等等。
我们的社区亦是如此,我们希望跟诗词有关的一切,都能在我们这里找到。比如:诗词百科、知识普及、赏析分享、原创作品、轶闻趣事、诗词游戏、音乐影视。甚至周边物品,也可以晒图分享。比如:我在某宝买了一件汉服,挺漂亮的,兴奋的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开放的言论:
在言论上,我们不想有所拘泥。只要不背离我们的初心,我们接受最大程度的开放(当然,法律和道德还是要遵守的)。举个例子:我们可以接受把“落霞与孤鹜齐飞”翻译成“我擦,好多鸟”。当然,我们这做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拉低“落霞与孤鹜齐飞”的档次。相反,我们是为了让那些原本只会说“我擦,好多鸟”的人知道还有一句诗“落霞与孤鹜齐飞”。
开放的形式:
为了提高参与度,在未来,我们会考虑做线下的定期聚会。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诗词趁年华”。


开放的心态:
这一点至关重要。我们并不否认诗词是一种很高雅、很专业、很内涵的文学体裁,容不得戏谑。我也更希望能够从我们社区走出在诗词方面拥有更深研究和更高造诣的人。那时,如果他选择离开我们的社区,我们也应该为这欣慰,而不是沮丧。因为,这恰恰体现了我们的价值。
但是,我们并不欢迎站在学术或专业至高点上,对我们的社区及用户进行无端指责的所谓“专业人士”。我们鼓励分享和探讨,但不接受谩骂和指责。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并不“开放”。换句话说:我们的开放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开放”,不是让别有用心的人破坏这种“开放”。我更不想让“开放”成为某些人“发泄私欲”的挡箭牌,让社区成为某些人沽名钓誉的名利场。


说了这么多,怎么只看到“开放”,没有看到“闭环”?
我们认为,从辩证的意义上讲:开放和封闭并不是矛盾的,而是相辅相成的。因为开放,所以丰富;因为丰富,所以满足;因为满足,所以无需离开。那么闭环究竟体现在哪里呢?我能写(bian)出来的只有一点。


闭环的体验:
假设你在别的诗词社区或应用玩游戏时,看到一句非常喜欢的诗,想看整首诗。通常的做法是:离开当前页面或应用,打开某个浏览器,打开某个搜索引擎,输入诗句,进行搜索。然后,在搜索的结果中,你找到自己想的答案。打开一看,却是一大堆的专业知识和术语。面对此怀此景,你内心的想法是怎样的?是不是一脸萌币?
而在我们的社区里,你不需要这么操作,你只需要点一下就OK了(当你看完了,想继续游戏,再点一下返回即可)。你看到有界面是非常简洁的,你看到文字也是通俗易懂的。这时,你突然胃口大开,想更进一步了解一些更加详细或专业的知识该怎么办?同上,你只需要点一下就OK了。


以上这些,是我们整体的规划和目标。而我们初期上线的内容,并没有那么多。更多的功能,需要广大的用户和我们一起努力、共同建设。所以,我们希望大家能够多给我们提意见和建议。

怎么做?
这是最困扰我们最久的一个问题,这还要从公众号的起源说起。


2015年5月4日,经过辰尧的摸索和测试,“一首古诗词”正式推送第一篇文章——苏轼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公众号每天晚上编辑,次日早上发出。所以,公众号的介绍是:每天上班路上背诵“一首古诗词”。


2015年5月10日,朝增加入,推送了他的第一篇文章——李商隐的《登乐游原》。
这件事的意义是非同寻常的,这意味着:“一首古诗词”拥有了自己的团队,已不再是个人行为。


2016年3月29日,楠风加入,推送了他的第一篇文章—— 纳兰性德的《 减字木兰花·相逢不语》。


这时,我们意识到:我们三个无论从时间上,还是能力上,都非常有限。照这样下去,我们很难有所提升和创新。于是,一个念头便应运而生:我们需要建设一个社区。


2016年7月,我们开始探讨如何搭建一个社区并形成两个方案:一、开发一套社区或论坛系统。二、使用开源社区或论坛系统。


2017年8月,经过一年多的讨论,我们决定采用第二个方案。第一个方案被否定掉,是因为我们即没有能力开发,也没有财力外包。


2018年9月,在反复测试了近十款国内外的社区(论坛)程序后,我们最终决定使用国内一款非常优秀的轻论坛——XiunoBBS。


这个时候你们是不是觉得已经万事大吉了?实际上,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筹划阶段,连第一步都没有迈出。因为标准的论坛程序,并不是为我们量身定制的,要满足我们使用,还需要做修改和调整。
于是,在接下来一年多时间了,辰尧先后学习了5门编程语言,恶补了数据库知识。然而,这些都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精神分裂。这又从何说起呢?


接触过软件开发的朋友应该都知道,开发一个网站大致应该具备以下角色:
设计规划类:产品经理、UI。
实际执行类:后端开发、前端开发和测试员。
作为一个设计者,永远希望自己设计的产品能够完美的“变现”,而作为了一个执行者,则可能因为种种原因,砍掉某些功能。两者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而当某个人把这两类角色集于一身的时候,那种酸爽,简直无以言表。

“眼睛都睁不开了,差不多就行了,该休息了。”
“不行,要做要做好,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好。”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像这样“精神分裂”式的争吵,在辰尧的脑子里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


这时,楠风和朝增先后提出了“最小可上线单元”。辰尧并非不知道“最小可上线单元”,他只是对“最小可上线单元”有着自己想法和标准。他是一个执著、执拗(甚至可以说是倔强)得像孩子一样的人。不然,他也不会有那么“不切实际”的梦想:建设一个“好玩的诗词社区”。
除此之外,我们还在网站建设、公众号认证等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资金。


那么,在辰尧眼中这个历尽千辛万苦却仍旧“犹抱琵琶”的“最小可上线单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社区?让我们拭目以待。

未来
关于未来要做什么,似乎有点遥远。目前,我们只想把眼前的事情先做好。未来的事,我们还顾不上想。所以,我们不敢承诺。但我们可以承诺:只要符合我们初心的,我们未来都有可能去尝试。

商业化
有些朋友可能会问:既然投入了这么多时间、精力和财力,是否会商业化?这个问题,我们同样无法承诺,因为我们不会信口开河、也不会给用户画饼充饥。

后记
可能很多人会想,在你们所说的这些事情中,为什么动不动就是“一年之后”什么什么才定下来?你们的办事效率也太低了吧?
答案很简单:我们都不是专职做这件事情的,我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所以,我们也会忙工作、忙约会、忙出差、忙应酬,也会疲惫,也会劳累,也会有情绪,也有家人需要陪。
总之,我们与大家一样,都是普普通通的人,不是盖世英雄,也不是世外高人。

最新评论 (0)
全部楼主
    • 唤者
      2
       登录 注册
返回